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有条桑干河

我的家乡在大堡,在那里度过了我的童年。那里的人们勤劳善良,那里的风景优美迷人……

 
 
 

日志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2016-12-17 19:05:53|  分类: 林枝子文化博物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5月,在由《藏书报》牵头组织,中国收藏家协会书报刊收藏委员会、河北阅读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河北省收藏家协会联合主办,河北吴桥金鼎古籍印务有限责任公司协办的“金鼎杯”藏书报2015年十大藏书人物评选活动中,张家口市京畿民间文化研究会会长、涿鹿县文联副主席、民间收藏家协会主席祁要武被授予“提名人物”。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 桑干河述缘 - 中国有条桑干河

祁要武在查阅资料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 桑干河述缘 - 中国有条桑干河

荣誉证书

  本次评选活动意在挖掘私人藏书故事,展示当代普通藏书人的风采,在全社会树立藏书标杆人物,号召和鼓励普通民众藏高品质书、读高品位书,为建设书香社会贡献力量。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 桑干河述缘 - 中国有条桑干河

2016年3月14日《藏书报》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 桑干河述缘 - 中国有条桑干河

刊载2016年3月14日《藏书报》二版

  为此,《藏书报》记者为张铮专访了祁要武,并撰写了《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一文,刊登在2016年3月14日《藏书报》二版《业界关注》《“金鼎杯”十大藏书人物评选》专栏中,文章介绍了祁要武先生多年专注书报刊收藏的心路历程。本网特将全文转载,以飨读者。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 桑干河述缘 - 中国有条桑干河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藏书报》记者 张 铮

  生活在文化底蕴深厚的河北省涿鹿县,祁要武自小喜欢读书、藏书,在他看来,“书是有灵魂的,是能表达的,我们读书如同与人谈话交流”,“藏书不阅读不钻研,无异于没头脑的书柜子”。而他正是在对藏书的阅读中体会到其价值所在。

  最难忘:一斤粮票“买”来两本书

  祁要武与书结缘还是上世纪60年代初,他从发小那偶然看到两本繁体竖排的书,分别是《三国演义》《水浒传》,就借来看。当时他正读小学三年级,书中有许多字虽不认识,却被里面的故事深深吸引着。因一直借起来不方便,祁要武就用自己积攒的一斤河北省地方粮票“买”下了那两本书。“有一天晚上,母亲在油灯下缝补衣服,我就借着灯光又看了起来,看的很入迷,灯火把帽檐燃着了还没觉察到,等到帽檐引燃了额前的头发烧到了头皮才发现。”从此,12岁的祁要武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
  最初,只是看到喜欢的书,祁要武就会买下收藏起来。随着藏书不断增多及藏书理念的调整,他的藏书逐渐侧重于四个方面:一是国内外各个时期、各种报刊的试刊号、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号外等;二是红色纸品;三是方志类图书(包括专业志书、工具书);四是中国文学、文字系列。
  参加工作后,喜欢藏书的祁要武不管是在当地还是到外地出差,遇到书店就会进去逛逛,看到心爱的书就会买。书籍之外,报刊也是祁要武收藏的重点,“刚参加工作,我的工资只有24.5元,就订阅了《河北文艺》《新体育》《河北工农兵画刊》和《延安画刊》等四五种刊物”。
  2003年,离开工作岗位的祁要武有了更多的空余时间,“淘书报”的生涯也在不知不觉中真正开始了。“我经常到县城收破烂的地方去挑拣些旧书,与摇街摆巷的‘破烂王’结为朋友,从他们手上收购旧书,另外就是通过网络和纸媒与书友交换购买。”祁要武说道。

  最珍惜:贴近情感深处之书

  作为一个张家口人,祁要武对张家口市文联主办的《长城文艺》格外看重。他以为,《长城文艺》56年前创刊至今所走过的路程,如同一个呱呱落地的婴儿长大成人的过程。由于多种原因,该刊曾几度停刊复刊,可尽管风云变幻、道路崎岖,它没有自暴自弃、甘于枯萎,而是始终挺拔前行。祁要武说:“通过收藏近千册报刊创刊号,我感觉办报刊如做人,只有不断吸收人类发展各个时期的营养,办刊人不断更新观念,纸质报刊才不会在网络媒体的冲击下销声匿迹。”
  作为一个涿鹿人,他又格外关注县志、村志等地方志类的收藏。“我最早接触村史是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自己不止一次参加过当时的‘忆苦思甜’活动,那时才知道似乎村村都编有村史,目的是记录村庄发展,传承历史文化。后来到了县里工作,又知道了每个县都编有县志,并且是从古至今不间断地修编续编。使人通过这些志书了解过去、总结经验、指导未来,起到存史、育人、资治的作用。”有专家考证,若从旧石器中期算起,村庄已有约10万年的历史。祁要武以为,当下农村向城市、农民向市民转化日益加速,乡村痕迹在逐渐消失。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下历史印迹,收藏县志、乡镇志、村志等资料很是必要。
  而作为儿子,老母亲留给他的一本民国旧刊,也成为他最珍爱的对象。祁要武的母亲在村里是剪裁衣服和缝绣鞋衬、袜底的一把好手,“她每帮人剪裁一件,就用报纸或牛皮纸先做样子,而这本民国旧刊就是母亲当年夹放那些衣裤、鞋衬、袜底绣花样子的‘收藏夹’”。这是一本《华北合作》第5卷第1期,对祁要武来说,虽然其本身的文献价值和收藏价值可能并不大,但却承载着一段珍贵的回忆,因此,也格外珍爱。

  最铭记:为文化传承而藏

  祁要武虽藏书多年,但一直没有一间像样的书房。“我最早的书柜实际就是几个纸箱子。直到2008年为女儿新婚做衣柜时,顺便做了五个新式书柜,才算是有了自己的书房——林枝子书斋。”2012年初,他以自己70平米的三间平房为基础,投资5万余元,又制作了8个展柜2个书架,还将40多平米的院子搭建了玻璃顶棚,着手筹建了“林枝子文化博物院”。
  2014年9月,“林枝子文化博物院”基本建成之初,祁要武便组织、承办了“庆祝新中国65华诞暨涿鹿县文史资料试展”。现在还在筹备《长城文艺》创刊56周年展览。对于今后的打算,祁要武说:“我计划将自己的藏书免费对外开放阅读(主要面对60岁以上老年人),每年至少搞一次主题展览。”
  离开工作岗位后,祁要武还利用个人丰厚的学识和丰富的藏品,参与到地方文史资料的编写工作中。先后编著了《黄帝故乡优秀人才名录》及其续集《天南地北黄帝故乡人》,并与人合著了《千年古镇大堡》。2015年,河北省全面启动中国名镇志文化工程,他又受聘主持撰写“中国名镇志丛书”之一《涿鹿县大堡镇志》,即将付辞出版。
  “为学习而藏,为写作而藏,为传承而藏,为圆梦利国而藏。”这是祁要武为自己的藏书设定的目标。他说:“开始无意识藏书的时候,那叫爱书。等到开始有目的地藏书了才说明你对人生有了些许了解。因为如果对人生没有足够的了解和体验,是不懂藏书的。”

(载2016年3月14日《藏书报》二版《业界关注》《“金鼎杯”十大藏书人物评选》专栏)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 桑干河述缘 - 中国有条桑干河

张家口市文联副主席张润兰在林枝子文化博物院参观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 桑干河述缘 - 中国有条桑干河

林枝子文化博物院展出的《长城文艺》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 桑干河述缘 - 中国有条桑干河

林枝子文化博物院展出的涿鹿报刊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 桑干河述缘 - 中国有条桑干河

  祁要武的收藏文章《四十余载不了情》发表在《藏书报》上

祁要武:三祖文化圣地的藏书人 - 桑干河述缘 - 中国有条桑干河

  《涿鹿文艺》刊登涿鹿县文物局局长许茂生撰写介绍祁要武藏书经历的文章

  相关链接:

  中国收藏家协会彭令到林枝子文化博物院参观

  世界读书日林枝子文化博物院挂牌点燃市民阅读热情

  山西省侯马市作协主席姚兴河参观涿鹿文艺史料展

  迎国庆涿鹿文艺史料展悄然启帷

  张家口市京畿民间文化研究会赴北京门头沟考察

  张家口市京畿民间文化研究会成立大会在涿鹿召开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