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有条桑干河

我的家乡在大堡,在那里度过了我的童年。那里的人们勤劳善良,那里的风景优美迷人……

 
 
 

日志

 
 

【搜鹿人物】张金虎创作完成“明朝那些事:《大明保安州轶事》”  

2014-05-29 17:55:10|  分类: 涿鹿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搜鹿人物】张金虎创作完成“明朝那些事:《大明保安州轶事》”

  搜鹿网讯 近日,由河北省涿鹿县文学院副院长、作协副主席张金虎撰写的历史纪实文学作品《大明保安州轶事》已完稿,分为二十五章,共计十二万四千字。 

  该书以重修保安州城(涿鹿县城)为中心事件,以知州贺溱为代表人物,全面再现了440余年前(大明嘉靖末年)保安州风云历史。在那个朝廷动荡、内忧外患的年代,到直隶保安州为官一任的贺溱作风朴实、心怀仁爱,扶贫济困、除暴安良,赢得了民心。重修保安州城工程是在州财政吃紧、无军队援助的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完成的,贺溱振臂一呼,全州百姓激情响应,爆发出高涨的劳动热情和可贵的奉献精神,短短五个月时间,创造了保安州城历史上的奇迹,一座雄伟壮丽的州城屹立在桑干河畔。保安州城的兴建和拆毁,给我们留下深刻的社会思考。作者从全新的角度,对这一兴衰史作出了独到见解,相信您读后,会给力贺溱,给力他的个人魅力发挥出的正能量。 

  《大明保安州轶事》是一部全面展示明代一个州文化历史的著作,值得一读。

大明保安州轶事简介:  

  440多年前,即明朝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时任保安州知州贺溱、守备周应岐、幕僚陈继儒等人率众重修保安州城。此次重修历时五个多月,是保安州历史上最为宏大的州城建设工程。在边患频发、积贫积弱的严峻形势下,在缺乏资金、缺少军队支援的艰难情况下,贺、周、陈团队奉宣府命令,动员全州民众和驻军官兵,竟然高质量、高效率完成了重修保安州城的任务。这究竟是一座怎样的州城呢?围绕州城重修发生了哪些感人的历史故事呢?这一保安州历史上最大的修建工程中蕴含着怎样的深刻道理以及现实意义呢?《大明保安州轶事》将帮您追忆那一份历史遗产,重现那一段热火朝天的日子,用翔实的历史资料、丰富的人文资源和感人的故事情节,为您一一解开谜底。

  作者本人读到重修保安州城的相关资料以后,被这一感人的历史故事深深打动,尤其对知州贺溱率先垂范、亲民务实的精神称赞不已。在文中激动地写道:

  “屹立的保安州城,就像母亲的手臂护卫着孩子似的,带给人们无限的安全感。在她的保护下,农民在鹿野勤劳耕种,商人像辐辏往来奔波。保安州繁华兴盛。

  屹立的保安州城,被碧波荡漾的桑干河水沿着护城河环绕着,仿佛一艘巨大的航船,船头迎风站立着一位英雄的船长——贺溱,向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美好前景航行。”

  目 录

  引 言/1

  千古文明开涿鹿/2

  明代举人贺溱/9

  多灾多难的边城/11

  丰饶富庶的粮仓/13

  贺溱微服上任/22

  战友/29

  预备仓的故事/37

  掩骼埋胔/42

  诛锄强梁/45

  紧急筑城令/49

  如此运作潜规则/53

  周密筹划/57

  泰山庙动员大会/65

  开工/69

  冰清玉洁/76

  拜访诗人顾存仁/80

  与民休养,血溶于水/90

  丰富多彩的工余生活/96

  悠久的观音寺和清真寺/107

  禁赌/114

  最艰苦的工作/119

  桑干河探幽访古/122

  千年古刹清凉寺/135

  屹立的保安州城/146

  历史久久回响/156

  节选

  丰饶富庶的粮仓

  保安州究竟有什么重要意义,竟然让中原政权与草原骑兵必争之而后心安呢?

  古语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很重要。

  保安州正是天然好粮仓,山后小江南。

  保安州南有涿鹿山、宝峰山、小五台山,西有熊耳山、黄羊山,北有香峰山、鸡鸣山,东有孝文山(俗称八宝山),所谓“环滁皆山也”。桑干河自西向东穿越全境,洋河从西北到东南川流不息。两河至此冲积成一片开阔平川,这就是地质历史悠久的涿怀盆地。鱼戏白云,瓜果飘香。大河两岸,稻麦千畴浪;丘陵腹地,谷菽万壑风。在贫瘠的塞边,这里无疑是一块肥得流油的红烧肉,谁见了不眼馋啊!

  洪武二年撤州以后,保安州人烟稀少,鸡犬之声不闻,仅有驻守的军兵和少数居民。

  朱棣大笔一挥,这么好的地方,岂能让它荒掉?朱棣作燕王时就熟悉这里,还动情地写有一首诗,叫做《矾山霁雪》,诗写道:

  白絮舞蹁跹,天地生浩烟。

  人称江南景,不及北国川。

  在朱棣的眼里,保安州比江南还美。

  于是在永乐十四年(1416),从山西、山东、湖广移民2300余户到保安州,免除移民三年徭役赋税。因而,沿桑干河两岸,屯堡林立,人丁渐稠。景泰年间,再次从山西移民,这些移民经过洪洞大柳树,拉家拽口、背井离乡,移居到保安州。

  贺溱来到保安州,显然不会孤独,说不定与许多山西老乡能攀上亲戚关系,即使不是亲戚,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人不亲土亲,土不近心近呢。

  先后两次移民,使保安州由不到100个村翻着倍地增加到295个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为了有效地屯田务耕,官府陆续在桑干河、洋河两岸开渠挖沟,先后修成了八大灌渠,桑干河水域有五条,分别是:河南惠民渠、河北平坡渠(又称北惠民渠)、中惠民渠、南惠民渠和公务渠。洋河水域有三条,分别是:张公渠、洋河西一渠、洋河西二渠。这八大灌渠又分出数十条支渠,在明清两代灌溉保安州数千顷良田,可谓沃野千畴,鹿野耕云。

  明代时,保安州境内的农垦活动大体有三种类型:军屯、民屯和佣田。

  军屯就是军队官兵一手拿枪杆,一手拿锄头,有仗打仗,没仗种田。考核军官的优劣,屯田收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依据。军屯都占据着河畔好地,名屯有张顺屯、汪源屯、广恩屯、温泉屯等。

  民屯就是地方政府给原住民、移民、流放的犯人提供田地、耕牛、农具、籽种,由这些人耕种,政府收租,正儿八经的地主与农民的关系。普遍是在哪里居住,就在哪里垦荒种地。

  佣田就是临界的山西人,他们成群结伙,春天来保安州租田种地,秋天交齐亩税,卖掉余粮,带着银子返回老家。佣田辛苦,劳动强度大,获得的利润也最可观,可不是仅仅能够给女儿买上二尺红头绳那么可怜。这些佣田的人虽然是外来拓荒者,但是本地的原住民斗不过他们,一是他们光脚不怕穿鞋的,既抱团又生猛;二是受到官府的提倡和保护,就跟二十一世纪的私立学校似的。

  康熙八年(1669)宁完福本《保安州志》中有这样一段在志书中很少见到的论述:

  “保安旧有饶庶之名,以晋人之佃州田者多也。晋人利州田稍美而客兹土,土得客之肥培而益以垦且沃,饶庶之名本诸此……田浮于户,则家有羡田;客倍于主,则坐食其力。客富主贫。”

  说的是保安州早就因为丰饶富庶而远近闻名,以至于从山西到这里来租佃田地的人很多。山西人来保安州租佃田地并且获利,逐渐富有起来,就在这里长期客居。田地得到这些山西人不断开垦耕种变得更加肥沃易耕,于是,保安州有了丰饶富庶的名声……租佃田地的山西人瞒报拥有的耕地,于是家家有多余的地亩(租种给土著居民),并且偷税漏税;外来户成倍地多于原住民(土著居民),于是外来户坐在家里就能够享用别人的劳动。这样外来户成了富裕的地主,而原住民成了贫穷的佃户。

  不过,无论怎么说,保安州土地肥沃,宜于耕种,因而政府收到的租子很多。

  为了囤粮,在保安州以及两卫——保安卫(今怀来新保安)和怀安卫(今怀安县),修建了粮仓,仅保安州城就有两座大型粮仓,即保安州预备仓和永丰仓(俗称大仓)。据《保安州志》记载,嘉靖三十七年(1558),保安州耕地1060.93顷,征夏麦1586多石,秋粮1458多石。州境内还设有五处义仓,分设在曹官堡、东八里、石门村、黄土坡和倒拉嘴。这些粮仓除了备足军用粮草,还本着民捐民用的原则,用来贮存丰年余粮,补救歉年不足。

  一统江山,自有立国利民之策;国泰民安,实属来之不易啊!

  原来,保安州这么重要。

  明代军事家、政治家、哲学家王守仁说过:

  “大明虽大,最为要紧之地四处而已,若此四地失守,大明必亡。”

  这四个地方分别指宣府、大同、蓟州、辽东,它们是明代边界最让人头疼、也最难防守的重要据点。这也难怪,元代那些蒙古大亨们花天酒地,拥着歌妓,听着元曲,赏着明月,享受着舒适的日子,见到谁家的房子好,抢来;见到谁家的女人俊,抢来,天上哪有中原好?你老朱家偏偏没事找事,干点儿什么不好,愣要造反,把我们蒙古爷们儿往死里整,还要赶尽杀绝。此仇岂能不报?让爷们儿跑到江南去闹腾,路途太远,成本太高,还水土不服。就在你老朱家京城的后院折腾你,让你不得安生,让你血债血偿。

  不过,说话得讲理。就说这嘉靖年间,蒙古爷们儿之所以这样折腾,跟嘉靖错误的民族政策有着极大的关系。这位嘉靖皇帝抱定三个“坚持”不动摇:坚持炼丹修道不动摇,坚持宠用奸相严嵩不动摇,坚持不与边疆少数民族开通商贸不动摇。蒙古头领们曾经多次要求与明朝通商互市,互通有无,我用我的马、牛、羊,换取你的布、物、粮。但是嘉靖就是固执地不改革开放,还杀掉俺答派来协商通关的使者,这无疑激怒了本来就忿忿不平的蒙古人。

  保安州西接太行山,东望军都山,扼其要冲,况且小气候不错,水土丰沃,物阜年丰,是宣府镇重要的囤粮之地。而当时的游牧民族生产力落后,手工业不发达,也不擅长耕田种地,想搞点儿买卖换点儿粮食,没想到热脸贴上了冷屁股。吃惯了牛羊肉、喝惯了牛羊奶,一旦想吃白面面条、大米饭改善一下伙食,怎么办?抢他娘老朱家的,不抢白不抢,抢了也白抢,白抢谁不抢?谁让你老朱家富得流油呢?谁让你不拿咱村官当干部呢?

  抢你没商量。

  抢北京到底是费劲,抢你个宣府镇,岂不是小菜一碟儿。宣府镇那几个将领跟严嵩老儿一个德行,一心想着捞钱拍马屁,论打仗简直是怂包软蛋。蒙古骑兵骑着快马一溜烟就到,速抢速决,抢完就走,不出一天就能打个来回。

  这样看来,贺溱就职的保安州实在是一个军事重地中的重地,准确一点说是囤积粮草的重地。(本节完)

上篇文章:《桑干河儿女——涿鹿当代人才》印刷发行本文章转载自搜鹿网:http://www.soulu365.com

下篇文章: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魏福刚到武家沟镇蹲点调研本文章转载自搜鹿网:http://www.soulu365.com

 (本文章转载自搜鹿网:http://www.soulu365.com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